客户服务

儒 粹 网

Confucian Net


400-000-4059
说画|疫情之下,我们能从八大山人身上学到什么?
来源: | 作者:金一百艺术品 | 发布时间: 2020-02-27 | 13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    2020年,注定不平凡,澳洲大火,非洲蝗灾,而新冠肺炎疫情则蔓延至国外。至今,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已有好转迹象,不过仍有许多人在家隔离防护,若是孤独与寂寞无处消遣,我们倒是可以看看八大山人怎么做。

 


    某种程度上,朱耷面临的时代环境远比今日我们所面临的艰难得多。
从时代层面讲,今天我们面临的是无形的病毒,而在当时,朱耷面临的问题是一个无可挽回的国家的覆灭。


    身为朱元璋的十世孙,本来风光无限,一夜之间,人生却彻底陷入了黑暗。“国亡,父随卒”以及“妻、子俱死”在他身上轮番上演,自己也不得不剃发为僧来躲避大清的迫害,开始了漫长的身体上也是精神上的“逃亡”生活。为了让心中的苦闷找到宣泄渠道,他便终生保持着学习与作画的习惯。

 

    简单笔画   道出无尽心声

《鱼》

 

    八大的画非常简单,常常是一张白纸,两三笔,甚至两三个墨点就完成了。这其中透露出一种古怪、荒诞的感觉,八大很多画中鱼鸟眼睛的表现方式只是圆形中一点,但表达出的似睡非睡、漠然、冷眼看人间的眼神使人一见难忘,那是八大最显著的标志。

 

 《双雁图》

 

    这幅《双雁图》也是一张拥有明显八大痕迹的作品,观者的第一眼大多被立在石上,扭头觅食的大雁吸引,但亮点其实是石头上的另外一只眠雁,这只大雁把喙插于翅中,初视一团漆黑,与怪石融为一体。它的眼神透露出的同样是一种不被了解的孤独感。


    风雨残破  千里江山已更姓?


《山水》


    除了花鸟外,八大的山水画成就也是极高的,在中国文人山水开拓于黄公望、倪瓒,大成于八大山人。但是八大的山水画得只是一抹山影,而不是具体的山水,连绵的山水在画面中被简化,成为了有影可追、无迹可寻的幻影,这样的表达方式也被后人解读为用悲伤的心情画出压抑的、国破家亡的残山剩水。

 

    无疑,八大山人的艺术是孤独的,不在乎别人的眼光、没有对象性的时候,显现出的是生命本身的颜色。和西方绘画不同,在中国画的素纸上,看的绝不单单是画,在中国文人的标准中,诗书画印是一个整体,八大的作品是离不开书和印,其中也隐藏着很多的密符,有些甚至还没有解开。

 

 

    纵观八大山人书画,其用笔由方硬变圆润,饱和墨汁与运笔的方法相结合,一下笔就给人以浑厚丰富之感。他是第一个充分主动利用生宣纸特性以加强艺术表现力的画家。生宣纸的吸水能力强,容易使墨汁扩散(洇),这本来是缺点,而八大却把它变为优点,不但为水墨写意画开辟了一个广阔的前景,而且也创造了人们对水墨写意画的新观念,其功不朽。

 

    话又说回来,今时不同往日,比起古人,我们的宣泄及排遣方式也不止于作画。只要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,常学习,多拓宽视野,多体会生活美好的一面,也许心中烦闷的程度也能大大减少了。